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风流才子陈立夫


更新时间: 2019-08-12

  这样的一个人,和钱祧里,和宋阮高等人都不一样,因此,他和朝臣并没有太多的利益关系,他举荐人的时候,大多也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甚至都不需要利用举荐这种机会来加强自己的权威。

  他并不是因为向翰义是自己派系的人举荐他的,也并不指望着举荐了向翰义就获得他的忠诚,因为在柳八苟看来,所有臣子的忠诚,包括他自己的,都应该是献给圣天子的,一个臣子对某个大臣献上所谓的忠诚,这本来就是一种大逆不道的事。

  因此,他在松江府知府的候选人举荐上,并没有举荐有任何明显派系的人,而是举荐了向翰义这个没有明显派系倾向的人。

  向翰义在大唐官场里,一直都是属于比较低调的人,他以前在地方任职,后来在商部企业司任职,名声算不上多么显赫,只是众多高级官员之中一个不怎么起眼的人。

  然而正是因为不怎么起眼,所以如今包括陈立夫在内的很多人,都是对向翰义感到陌生,这个名字他们自然是听过的,但是向翰义的详细情况如何呢?却是知道的不多了。

  所以哪怕是陈立夫这种喜欢搞事的人,听到向翰义这个名字后,因为记忆里并没有太过明显的资料,所以也是觉得先低调一段时间,看看向翰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对自己有什么样的看法再说。

  陈立夫在上海码头公司连续住了几天,把上海码头公司的事情安排妥当,并在在他的干预下,让上海码头公司的第三期码头建设工程重新复工之后,就是离开了此地,然后也没有做其他的大动作,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自己的顶头上司,松江府知府向翰义抵达上海。

  在众人的等待中,向翰义却是没有第一时间就直接抵达上海,而是中途绕了个路跑到了苏州,他去干嘛,直接是去见他的顶头上司,江南道道员霍守奇。

  虽然他这个松江府知府是整个帝国里独一份的从三品知府,但是在霍守奇面前,依旧是晚辈。

  霍守奇从龙的时间可比帝国内的众多中高级官员早多了,而且前途闪闪发亮,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被调入京畿成为阁臣了。

  向翰义跑到苏州见霍守奇,根据知情人透露,他和霍守奇的会面时间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期间还一起吃了一顿简便的午餐,但是他们的会面到底谈了什么,自然是没有人知道的,除了那些无处可在神出鬼没的翰统鹰犬。

  在三天后,一封关于这一场会面的翰统例行报告就是被装进了密封的信封,然后被传回了京畿,负责监控江南道官员动态的翰统负责人,简单的看了这份报告,他自然是不会对报告上的普通事情感兴趣,他只关心他们的谈话内容并没有什么关于谋逆、结党营私之类的内容。

  在发现他们讨论的只是普通的政务之后,哪怕上面说的是关乎整个松江府,乃至江南道的民生经济事务,而且还和陈立夫有关,但是他也是没有丝毫的动容。

  直接在报告上盖下了自己的私章以及所在部门的公章,然后重新密封,最后这份报告将会和每天从帝国各地汇集上来的诸多翰统秘密报告一样,被送进翰统被重重保护的秘密档案室里封存。

  这封报告将会和翰统的近乎所有报告文档一样,安静的在这个档案室里躺着,一年又一年,永不见天日!

  当然了,这份报告的内容,依旧被写入每日简报里呈递给圣天子,只不过一份数千字的报告,已经是被浓缩为一句话:“宣平十年十二月初七,松江知府向翰义拜见江南道道员霍守奇,谈及民生事务,无异样!”

  说白了,翰统根本就不关心这些官员们的其他事务,只要他们不搞结党营私,谋逆,搞的天怒人怨影响帝国统治,翰统通常都是懒得搭理。

  即便是当初翰统发现上海县的县令周礼德贪腐了,翰统报告的重点也不是此人贪了多少钱,而是重点提及松江府的腐败情况,认为这种大规模的,普遍的官场贪腐行为,将会影响到松江府的经济发展,继而动摇帝国的经济,必须进行遏制。

  翰统的报告,针对的并不是周礼德,而是针对的大规模贪腐行为所导致的动摇统治这一点上。

  这一次向翰义拜见霍守奇,他们谈论的内容虽然很重要,但是却不是翰统的关注重点,所以他们都是懒得搭理。

  就连之前和向翰义一起东下,但是却中途被向翰义抛下的贾文柏,也是相当的关注向翰义到底和霍守奇谈了什么。

  霍守奇身为江南道道员,自然是不会搭理麾下中低层官员们的猜测,而向翰义身为当事人,更不会说什么了。

  向翰义拜见了霍守奇之后,这才是前往上海,这一次路上倒是没有出现其他的意外情况,向翰义的座船一路顺利的抵达了上海。

  向翰义的船只还没停靠码头呢,就是看见了码头上的一大群人在等候着呢,不用详细看也知道,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松江府的官员,也就是他以后的下属,还有少部分则是松江府的上流社会的人,包括德高望重的士绅,大公司的高官等等。

  等船只停靠在码头上后,向翰义也是没有摆什么铺,而是对着随从以及陪同他一起来的江南道吏务厅的厅长道:“下船吧!”

  向翰义刚下船呢,岸边码头等候的一群人就是在陈立夫以及贾文柏的带领下,上前迎接!

  向翰义看了眼陈立夫,这人的名字他是听过不少遍了,但是人却还是头一次见,这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一些。

  官场上关于陈立夫的传闻不少,各种各样的都有,嗯,普遍都不是什么好话,这也就给很多人一种负面印象,认为陈立夫的相貌也应该是比较猥琐,一眼看上去就跟奸臣似的。

  但是真看到陈立夫了,却是发现这人有着一副的好皮囊,如果不是身上穿着儒服官府,别着正四品官员的胸章,恐怕还会把这人当成是一个分度翩翩的风流才子呢。

  还别说,早年陈立夫还真是风流才子一个,在秦淮河上闯出了偌大名声的,可是秦淮河上的大家们争相免费提供暖床服务的大才子,暖床一夜,这花魁的身价都能凭空上涨不少。

  但是陈立夫是何等人也,绝色女子见得多了,家中娇滴滴的绝色小妾好几打,哪能被这些花魁们轻易迷惑啊,也就是有几次实在推脱不过去,这才勉为其难的留宿一夜。

  这陈立夫,以寻常人的目光来看,其皮囊的确是不错,而身为一个传统读书人,四书五经,琴棋书画,诗词等等都是样样精通。

  能够在前明时代就考中进士的他,其诗词功夫自然不会差,即便不算顶尖,但至少也是一流水准,多年前在秦淮河上填的一首浣溪沙·夜游秦淮,如今还是在秦淮河上的女子广泛弹唱呢。

  此外,此人的竹图也是一绝,被当代不少的大画家都是夸赞过的,说他的竹图带着一股坚韧不拔的灵性。

  这样的人,如果不为官,哪怕一文钱都没有,但是也能够在秦淮河上混的很潇洒,更不要说陈立夫还有钱啊,大把的钱,这让他就更受秦淮女子的青睐了。

  可惜的是,自从他入仕之后,夜宿秦淮这种事,已经是很少做了,顶多就是偶尔约上三五名红颜知己好友去游山玩水。

  才子佳人结伴出游,自然是和夜宿秦淮那种低俗的事截然不同的,香港正版挂牌号彩图,此乃风流韵事!

  看到这样的陈立夫,向翰义就是心中暗道,这样的人,当官是可惜了,当什么官啊,游山玩水多好啊,说不准以后还能够给他们大唐留下一个风流才子的故事呢,就和柳永一样。

  他这样的男人,岂是那些流连于庸脂俗粉,被粉红骷髅所迷惑,最后醉生梦死的无能之辈所能相提并论的。